放弃央视,成为俄罗斯总理的唯一,她的人生让无数人羡慕

栏目:解密 来源:摩登中国 时间:2019-08-16

别 亊 凌晨时分,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,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,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,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,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:“X县,Y县chang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,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,不知道家还在不在,父母还好么,他们头发白了么,身体怎么样,想着想着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,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工装,带着套袖,正清扫着马路,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,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,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,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,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,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。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:“妈!”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,随即摇了摇头,叹口气继续忙碌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,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,慢慢的转身,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,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,颤声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,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,眼圈又红了,紧张地念叨着:“可千万别出事,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说着腿就有些软,这些年来,老两口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,老头子要是垮了,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。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。 唐诚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好工作,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,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,马玉婷说:“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,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,正式公务员手续,我一时办不了。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,这很容易办到。” 姑姑说:“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?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 姑姑说:“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,不过,我听他说,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,不如,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!” 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,既是如此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,我先看一看,让他试一试,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 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。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 八点多,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是来这个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,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,来到唐诚的面前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,他说:“我找马玉婷书记!”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,皱纹层叠,他说:“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这样,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,马书记一来,我们就能看到了。” 唐诚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 镇政府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 唐诚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唐诚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 唐诚说:“我姑姑是唐彩云。” 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,看出来,马玉婷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。 唐诚初出江湖,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就没有再深究。 这当儿,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,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,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,然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放点茶叶吗?” 唐诚的这一下,很让马玉婷满意,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,说:“中间那个抽屉里,放点龙井吧!”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,然后倒上水,放到了书记的面前。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,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。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体型是不胖不瘦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 小伙子很精神。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 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 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就想着换一个司机,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,就是找一个新司机,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如果合格了,我满意了,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。” 第二章 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唐诚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 唐诚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唐诚!” “对,叫唐诚。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 其实,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唐诚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,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! 孔令奇说:“是啊,马书记新来城关镇,就应该有个新气象,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。” 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 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,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,但是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 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 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 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



不是每个人都舍得放弃,毕竟我们常说来之不易。所以单凭这点,这女人就值得敬畏。


一直以来,杨澜在大多数人的心中都是正经人物的杰出代表。

因为不管啥时候看到她,好像都是端端正正的模样。



她是主持人,媒体人,传媒企业家。


所以自然不像明星那样,能够美到令人夺目。




杨澜有种独特的气质,而且这种由内而外的气质,杨澜她从小就有。




可以说是幸运吧,杨澜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就成为了央视《正大综艺》的主持人。


那节目曾经火的,据说主持过它的人后来都红了。



当然,这其中也包括了杨澜。


1994年,她还凭借出色的能力获得了中国第一届主持人金话筒奖。


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就在这个大好时候,杨澜选择离开央视。



还记得之前她随中国代表团前往蒙特卡洛参加了申奥活动,那次,中国失败了。


在此之后,杨澜的情感和观念便受到了强烈的冲击——


“世界这么大,可我了解的却太少了。”



要知道如果那会杨澜选择留学,那么她不仅要辞去公职,还要向教育部门缴纳一定的罚款。


而且一旦被对方拒签,她就真的一点退路都没了。




然而即便冒着巨大的风险,杨澜还是做出了赴美留学的决定。


她说,你可以不成功,但你不能不成长,也许有人会阻碍你的成功,但却没人能阻碍你的成长。




来到哥伦比亚之后,杨澜每日都要学习到凌晨两点左右才肯收工。


除此之外,她还偏偏给自己施压,每学期都比别人多出两门选课。




虽说这段日子过得非常辛苦,但却让杨澜在政治,外交,经济,传媒等各个领域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


因为拥有的足够多,所以对于杨澜来说,她总是期盼着让自己能够更好。


比如在她职业生涯的前十五年里,除了主持人以外,她还想做导演,然后在接触了这方面的工作以后,她就又继续幻想着制片人的美梦。


可人生哪能只做加法啊,而且每个人的优势,也就只有那么一两项而已。




就像之前有人问到的那样——


为什么杨澜就能如此幸运,偏偏是她采访了那么多的政府首脑。




还记得在2003年的时候,当时的俄罗斯总理来中国访问,因为时间紧迫,所以他就只接受了一个采访。


和你们预想的一样,这个幸运者,果然又是杨澜。




“其实我之前只采访过他们的副总理。然后副总理告诉过他,如果你去中国,那就应该接受这个女记者的采访,因为她提出的问题都很有水平。”


其实有时候就是这样,我们无需样样做好,因为只要一件事能够做好,你就能拥有下一次机会。




正如开头提到的那句话。


杨澜后来的所得,全凭她当初大胆的放弃。


当然,她在懂得舍弃的同时,又不忘默默的做好每一件小事。




包括她的婚姻也是一样——


吴征:今后我要和你一起去看世界。




乍一看,吴征和杨澜并不相配。


但聪明的女人就是这样,选老公,她从来不注重外在。




在舍弃了对外貌的虚荣心以后,杨澜似乎发现了他更多的内在。


所以在风风雨雨的二十年之后,她才能淡定自若的聊起她的爱情——


最好的关系,就是让双方都有机会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


当然,除了放弃以外,杨澜也有要不断追求的东西。


就比如她一贯优雅的形象,从未有过不当。


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